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那位是埃里希曼夫人。哦哦,是那位夫人。真美啊,可惜…
莱昂内尔在一次晚宴上邂逅了那位小有名气,爱拈花惹草的富商的妻子。
他曾经想象过很多次那位夫人的样子,也许是唯唯诺诺的贤淑女士,也许是同样多情的风流佳人,又或者是位古板无趣的老妇。
但是,当他循着众人的窃窃私语,目光捉到那位夫人的侧影时,莱昂内尔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这些漫无边际的想象跟她一点都不沾边。埃里希曼夫人,如果一定要去形容她,那就是优美,即使是颇善言辞的莱昂内尔,也只能找出这个词。她的后颈多么漂亮,深色的碎发虚掩着,让人想去用双手握住,她娇小的身姿,她的笑容和言吐,让莱昂内尔无论如何都无法跟听说到的她丈夫的种种联系在一起。
多么优美啊。

晚宴中间,优美的钢琴声响起,灯光变得昏暗温暖,舞池中热闹起来。她坐下了。莱昂内尔目不转睛的盯着埃里希曼夫人看。他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轻轻一欠身:“夫人,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我的荣幸,先生。”他牵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她笑的多从容。

她的腰肢,她的手臂,她的嘴唇她的呼吸。莱昂内尔轻拥着这位夫人,跳了一曲又一曲,然后他们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聊天。她比他想象的要健谈得多。“谢普德先生,与您聊天非常愉快,但抱歉我需要出去休息一下。”“您可以叫我莱昂内尔,夫人,如果不介意,我想陪您一起去。”她笑了笑:“那么您也可以叫我阿普里尔。”

真是个晴朗的夜晚呢,即使是在花园的凉亭里,莱昂内尔依然能看清她的脸,他们又聊了一些更为轻松的话题。莱昂内尔凑得更近了一些:“真是个美好的夜晚,月色也是,你也是。”他吻了她,而她没有躲闪。那是一个像小孩子手中糖果一般甜蜜的吻,莱昂内尔可以闻到她的香水,以及她身体的味道。如果她不是埃里希曼“夫人”就好了。这个吻之后,莱昂紧紧的抱住了阿普里尔,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很久很久之后,阿普里尔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好了,我们回去吧。”

“不要,”莱昂内尔抱的更紧了一些。“我不要你走,你哪都不许去。”

评论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