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那你说我哥哥到底是什么样。”
“跟你一个样。”
“真是受够了,能别总说这句吗。”
“噗哈哈哈哈,你们就是一模一样!你拍开我家门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从墓地里爬出来了!然后我一拍脑门,他还活着吗?叫什么来着?不对呀,明明是我亲手把他尸体烧了个精光哈哈哈哈!”
这种情况下该骂脏话,zac有点嫌恶的看着对面的人唠唠叨叨着大笑。但是zac不会这么做,他从来没说过脏话。
那家伙穿着很厚重的衣服,衣领和大大的帽檐遮着脸,还戴了单眼的眼罩。露出的那只眼睛是亮亮的银色,只看那眼周的皮肤,好像跟zac差不多大的岁数,但是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老,说起话来也唠叨的不行。zac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年龄。仅仅是因为困在暴风雪...

2018-08-13

zac:你真是一个糟糕的哥哥啊。
帕罗:是啊,我真是一个糟糕的哥哥。

帕罗:真抱歉已经去世了这么多年。
zac:……

2018-08-06

🎈🎈🎈

2018-02-27
1 / 7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