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end

那天之后的好几个星期,莱昂内尔都没有见到过她。他偶尔会在周末给她打电话,得到的回应和平时聊天没什么两样,但是约会却都被她拒绝了。“我很忙,莱昂,你是知道的。”他当然知道,埃里希曼夫人经营着这座城市最知名的餐厅,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他实在是想念他的爱人了,他暗自觉得事情在往最糟糕的方向上发展——他要失去她了。不,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她,又谈何失去。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莱昂内尔都笼罩在这种阴郁的心情中,他没办法让自己停下对阿普里尔的揣测:我太不知道分寸让她生气了吗?还是说我事后联系的太晚让她觉得我轻贱了她?莱昂内尔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她根本不爱你,所以不想和你见面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吧?”他明白自己现在就像个傻瓜一样。

但是几周后的一天他忽然接到了阿普里尔的电话,他承认,当时自己几乎要尖叫出来。他颤抖着克制自己的声音:“喂,阿普里尔,这还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听我说,莱昂。我们都是成年人,所以理应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我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没有半点推脱的意思,而且我自己做了决定。但是我也觉得这件事你有权利知道,所以这次特地告诉你,但是不管你的态度是什么样的,都不会影响我的决定。”阿普里尔的声音听上去很陌生。也许对我来说,她原本就是陌生的,莱昂内尔呆愣愣的想着。

“莱昂内尔我怀孕了,就是那次之后。现在差不多快两个月,我准备去打掉。嗯,就是这样。”

整整两分钟他都是蒙的,他听不到任何声音,耳边炸着巨大的耳鸣声,莱昂内尔觉得脚下有点发软:“…你…你说什么?”“我怀孕了,准备打掉。”
“不要!”他不由自主的放大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不要任性,莱昂内尔。我没办法留下它的。”
但是他好像没听见似的,一直不停的说着不要,甚至哭出了声。后来莱昂内尔想起那时候,真的是万幸当时的阿普里尔没有挂掉他那通无聊的电话。
“莱昂,不要哭了。会好起来的。你会忘掉我的。”
他拼命的摇着头,即使她根本看不到:“不会了,不会好了。你已经刻在我生命里了…”他只是哭,阿普里尔劝慰的话他也丝毫没有听进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平复了情绪,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先别去医院,阿普里尔,先到我这里来,见最后一面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那好吧,下周我去你那里。”
挂掉电话后,他又忍不住哭了一小会。

于是第二周的周六,让他心碎的女人如期而至。那是一个傍晚,他打开门迎接她的时候,他们彼此相视微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暖色的光打在她的侧脸上,多么美丽,这令他望向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份哀愁。
阿普里尔坐在沙发上,他跪在她的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不一会又将耳朵贴上去,好奇的像个小孩子:“它就在里面吗?”阿普里尔笑了:“它才很小呢,还没有成型,你听不到的。”莱昂也笑了起来,他亲吻着她的小腹,好像一个真正的父亲。
他还是很难过,莱昂内尔把头埋在她的怀里,轻轻的啜泣起来,她揉了揉他的发旋,这一次,她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很久。
莱昂内尔忽然抬起头,他眼睛里的光吓了她一跳。“我们结婚吧,和他分开,跟我结婚吧!”
“如果是你和我,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三个一定会很幸福的。”
“我可以养你,你根本不用工作。或者说,我们可以搬到另一个地方去!重新开个餐厅,你这么棒,一定还能成功的。”
“所以,离开他!跟我结婚吧!我想要我们的孩子!我想要跟你永远生活在一起!不要走不要走!和我在一起吧…”

阿普里尔忽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后来呢,埃里希曼离婚的事情风靡一时,据说他的那位前妻只带走了很少的一部分财产,然后便移民国外。再后来,有人说在某国见到过这位夫人,让人惊讶的是她的容貌并没有被时间消磨,反而变得更加优雅,她带着一双儿女,丈夫尤其年轻英俊,他看她的时候眼睛里全都是爱意。

那可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呢,传言者这么感慨道。

评论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