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小孩子总爱搞些偶像崇拜,迷恋电影明星,迷恋政客,甚至有些闲极无聊的,会去迷恋某个街区小有名气的混混。但那时候的列奥尼斯,却把这样的人视为蠢货。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对某件事物有超过24小时的兴趣,就算是他的女朋友也不例外,他甚至有时会在拉她们的手之前就开始厌倦。

然而他在某一天看到了阿尔弗雷德。当时他只是看见阿尔弗雷德与他看到过的小混混们一样躺在长椅上抽烟,那人的样貌也没有英俊到会让男性留下印象的地步,他下巴上有懒得修剪的胡茬,上衣纽扣也没有好好系,他的刘海都是乱的。可是列奥尼斯觉得他很有趣。他不过是人群中最常见的样子,可是偏偏那天只有他和他。

这话还是列奥尼斯躺在病床上告诉他的:“我还是个毛小子的时候,最崇拜的人就是你。我还偷偷的学了你很多地方。”阿尔弗雷德连头都不抬:“所以你成了个混蛋?”列奥笑的岔了气:“说实话你比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正直。我觉得你更像我爸爸。”他呛得咳嗽起来。“尤其刚刚你进门的时候,我以为是他来看我。”“求你,我还想多活几年,这种话别想说就说。”阿尔弗雷德翻过下一页报纸,“还是说让你失望了,只是我来?”
“没有,”他笑笑,侧过头用没有被包扎的左眼看向窗外,“你来就很好。”
“我本来是想,为了他的‘生意’我才被安排去当炮灰,而且效果很好,他多少,都会来看望我一次。”
“他可是给你请了最好的私人医生。”阿尔弗雷德喝了一口红茶。
“你有的时候真的很蠢。”列奥笑嘻嘻的看着他,“你来就很好。所以其他的事,无所谓的。”

过了一会阿尔弗雷德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了看列奥尼斯,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早日康复。”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句话,列奥尼斯忽然抓住了那只手,那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硌得他很不舒服。两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这时候房间里的安静多了几分尴尬的意味,“额……”“帮,帮我倒杯茶。”列奥尼斯有点害怕阿尔弗雷德要说出来的话并不是他想要听的。

“有没有看上去很吓人?”列奥尼斯指着脸上痊愈的烧伤问阿尔弗雷德,后者端详了一会:“不算太糟,就是感觉变得很凶的样子。”“哇这还不算糟吗?恐怕以后再也没有小妞来投怀送抱了。”“不一定哦,伤疤可是男人的勋章。”阿尔弗雷德继续低头看报纸,列奥尼斯觉得他可能从来没有正经的在意过自己,甚至有的时候因为说的话太过于莫名其妙,他会直接沉默着不说话,好像没听到一样。有人跟列奥尼斯说,沉默就是最低等的回避,回避就是肯定的回答。

但愿如此吧。

“阿尔弗雷德你有没有觉得我很烦。”“没有。”

“那你喜欢我咯?”他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

列奥尼斯走过去把那杯子里剩下的喝光,就像每天早上阿尔弗雷德喝光他递过去的、被他喝了一口的咖啡一样。

但愿如此吧。

 

评论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