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妻子开始越来越多的问阿尔弗雷德的行踪。
“阿尔弗雷德,你今天要去哪里?”
“阿尔弗雷德,你好像总是提起列奥尼斯。”
“阿尔弗雷德,我觉得你每天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要比我多的多。”
“为什么一定要和他一起工作呢?阿尔弗雷德。”
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如果回答,他会忍住脾气一遍遍强调自己和列奥尼斯的交情以及这个人脉的重要性。他能感受到,他深爱的女人正在过度的注意起列奥尼斯的存在,而这竟令他有点心虚。

“你为什么总要提他呢?我们只是好朋友,又是生意上的伙伴,我怎么能躲开他?”他不明白,或者说,他,假装着不明白妻子反常的原因。终于,这个几近崩溃的女人对他吼叫着说出理由:“朋友??接过吻的朋友吗???你们是不是还上过床?!!!!”

记忆像洪水一样袭来——
每天相处的青年在某一天忽然心血来潮向他学习怎么接吻,他难为情的闪烁其词,对方却不依不饶。是那样吗阿尔弗雷德。你知道的,那些粘着我的女孩子我并不想去亲吻她们,但是遇到深爱的人的话我也不想让她失望。你结婚了吧,你肯定很擅长。这样吗?说的再清楚点啊阿尔弗雷德。然后,好像恶作剧般的,他吻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这样教我不就好了哈哈哈?操你妈的谁他妈要教你?越来越认真的一个吻,拉着一半窗帘的昏暗的房间,在沙发上的紧紧的拥抱。最后完全没有了对话。是动了情吗?没人敢说话——绵长的一个吻。如此之长。最后双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勃起。列奥尼斯的手伸向他的裤边。要深入下去吗?不必了吧。没有人说话。这个吻变得轻浅最后结束。谁都知道,如果不停止就再也不能做朋友了。不能做朋友了——那是致命的。之后非常少的情况下,列奥尼斯依然会和他接吻,很浅。这些他们统统没有再提过,彼此心照不宣。仿佛是他们心上的疾病。

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巴掌把妻子打倒在地。他感到浑身发冷。不想这样的。“对不起我,对不起,没想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他慌慌张张的去扶起妻子,却被躲开。乔安娜(他们的女儿)在哭。他不敢看,但是却不得不面对女人绝望冰冷的眼神。阿尔弗雷德明白,一切都结束了。不会再有以后了。猜忌,争吵,爱。都没有了。

妻子带着乔安娜离开的时候,他是跪着抱住她的,他哭着说对不起,哭着道歉,心里不抱有任何希望,事实也没有给他任何希望。

终究是一切如初了。

列奥尼斯问过他为什么会和妻子走到这般地步。他说感情久了总会变得。他没跟他提那些年轻时做的,或者可以称为错误的事。是错误吗?当时,真的动情了吗?阿尔弗雷德曾几次想问出口,但是他知道:不能做朋友,那真的是致命的。

评论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