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五十年代,美国黑帮au

列奥尼斯从酒会里出来透气,看到了早就在阳台上抽烟的阿尔弗雷德。“嘿。”列奥尼斯挨了过去,阿尔弗雷德微微点了点头示意。
“你不喜欢这种场合吧?”列奥尼斯侧过头去看他的侧脸,“我看到你摸了很多次下巴。”
“列奥,都说了没事不要看着我。”他继续慢悠悠的吞吐着香烟,不置可否。
“我有点醉了。”列奥尼斯看向远处的灯光,依旧是笑眯眯的。
“你是故意的吧。”阿尔弗雷德也在看。“又没人敢灌你酒。”

“我很厌倦。”列奥也摸了摸下巴,“我不喜欢这种不自由的生活。”
“有的时候我会想,离开这里,跑到不知道在哪的地方买下一个农场,每天看庄稼,放牛——对,当一个牛仔。没有什么事业什么帮派去继承。警察也不会想着什么时候把我搞进去。我是做合法生意的合法公民。谁也管不着我。谁也管不着。”他自顾自的说着,阿尔弗雷德看了看他的脸,或许他真的醉了。
“但是,我喜欢钱。我喜欢小妞们围着我也喜欢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像个贵族少爷。”
远处的灯光跳来跳去的像星星,阿尔弗雷德想。
“我更喜欢每天早上在咖啡店问你早安。”

阿尔弗雷德呛了一口气,错愕的表情好像再说“这怎么还有我的事?”。列奥尼斯哈哈笑着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后背。

“老爷子才六十多岁,我是说天晓得他还会不会再多干二十年,我总觉得可能有一天我能离开。”阿尔弗雷德又吸了一口烟:“到时候可别说你跟我说过这话,我还想多活二十年。”列奥尼斯笑的直不起腰,然后他慢慢的凑近阿尔弗雷德的脸,像是耳语一般轻轻的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有这么一天的话。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我们两个人的话,肯定不会太冷清。”阿尔弗雷德看了看他的眼睛:“你这话是不是应该跟里面的哪个小妞说更有效。”列奥尼斯的眼神有点失望,“如果的话。说不定会。那时候我可能退休了,但是,谁知道呢。”阿尔弗雷德慢慢的吐出一口烟。
“你看,这话跟你说也有用。”列奥尼斯又一次笑了起来,他凑的更近了些,用更低的声音说道:“阿尔弗雷德,我没带烟。”“额,我这…”列奥尼斯挡下阿尔弗雷德掏烟的手,用另一只手去捏他的下巴,将还没来得及吐净的烟雾吸入口腔。好近,阿尔弗雷德还以为他要接吻。列奥尼斯长舒一口气,“好了,清醒一点了,我要进去了。”他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一会也进去吧,还要好久才结束呢。”

阿尔弗雷德吸着最后一点香烟,嘟囔着:“这小子跟谁学的这么骚。”尽管他只比他小四岁。

评论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