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住_

我最爱的针剂。

【麦76】暗恋

一、

麦克雷第一次到守望先锋总部的时候,晴天,暖阳,和风,友善的守望者们迎过来,莱耶斯为他一一介绍。这位是安娜,这位是托比昂,这位是安吉拉…哦,还有这位,我们的杰克·莫里森。麦克雷向他们每一个人打招呼,轮到女士们的时候还特地亲吻了她们的手:“幸会,我的小姐。”像个十足的绅士,甚至引得安吉拉轻轻笑了起来。莱耶斯毫不客气的对着他的后脑勺给了一巴掌:“麦克雷,对待你的前辈时给我严肃一点!”麦克雷撇了撇嘴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这次轮到大家笑了起来。于是被最后介绍的那个人拍了拍莱耶斯的肩膀:“加比,不要太古板了,我想麦克雷知道分寸的,是不是?”然后向麦克雷眨了眨眼。麦克雷这才仔细看了这个人,好家伙,他心里顿了顿,这眼睛可真他妈好看。

 

二、

杰克·莫里森很受欢迎,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好,甚至麦克雷直接叫他杰克或是直接挂在他的肩膀上也不会生气——跟莱耶斯一点也不一样,加布里尔·莱耶斯只会毫不客气的给他一拳头,完了还要严肃的说:“要叫我长官!小子,加比可不是你叫的。”可是麦克雷从来也不会改口。

那天麦克雷在训练场一个人练习射击的时候,莫里森走了过来递给他一瓶维生素饮料:“很努力啊杰西,加比是个很棒的长官,跟着他你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的。”麦克雷看着他的脸愣了愣,接过了饮料,莫里森又笑一下:“叫你杰西应该可以吧,我觉得这样比较亲近,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当然,杰克。加比就从来不让我叫他的名字。他这人哪都好就是脾气太臭了。”麦克雷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热,这是他第一次私下里和莫里森聊天,而他居然亲昵的叫了自己的名字,嘿,这和在死局帮一点也不一样,在那里的时候似乎没人在乎过自己叫什么。莫里森又跟麦克雷说了很多,比如说他的枪法很好,比如说莱耶斯经常夸他,比如询问他以前的生活,在麦克雷吐露自己并没有自信胜任暗影守望的任务时,莫里森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杰西你年纪还小,你以后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很艰难也许很曲折,但那都跟黑暗无关”“杰西你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打起精神来,你这样可不像个牛仔!”

麦克雷看着莫里森的眼睛出神,啊,这人真棒,就像太阳一样棒,这么优秀的人如果喜欢我会怎么样啊,突如其来的想法把麦克雷自己也吓了一跳,靠!麦克雷你想什么呢?莫里森为什么要喜欢你?!而且,你配吗?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让麦克雷为一秒钟前的自己感到羞耻。麦克雷认为自己不属于太阳,也不属于月亮,硬要说的话,他觉得自己更像是夜晚的云彩,谁也看不见,谁也不想看。让人沮丧。

那天晚饭回去之后,麦克雷像往常一样跟莱耶斯嬉皮笑脸,心情却意外的好,甚至面对莱耶斯的批评都觉得中听起来。麦克雷觉得自己喜欢莫里森,当然不是那种喜欢,因为人人都喜欢太阳,却没人敢妄想把太阳揣在兜里。

 

三、

莫里森是莱耶斯的恋人,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麦克雷一点也不惊讶。毕竟莫里森那么暖,莱耶斯又臭又硬,他俩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我是说除了莱耶斯那样优秀的人,谁还能配得上莫里森呢?麦克雷看着任务归来的莱耶斯和莫里森坐在一起的背影默默的想,该死,麦克雷你给我高兴一点,你有什么可低落的呢,你居然想着莫里森会喜欢你吗?那天他睡得很早,一夜无梦。第二天是麦克雷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他不想让莱耶斯和莫里森失望。

可是到了第二天。

他们估计真的要失望了。麦克雷躺在血泊里,绝望的想着。他清楚的感觉到左臂传来的疼痛以及左手指间黏腻的血液,但是那里空空荡荡,他甚至不能捡起离自己不远的枪,怎么会,麦克雷觉得自己脸上被血弄的痒痒的,他感觉到自己抬起了左手,披肩粗粗的布料蹭过左手手腕,手指到达了脸颊的位置,但是,什么都没有,他向那里看去,只有一截血肉模糊的残肢。怎么会。麦克雷感到一阵眩晕,但责任感让他迅速清醒过来,他挣扎着用尚且完好的右手捡起他的枪——可他是左撇子,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第一次学习写字的孩子一样蹩脚,疼痛和难过险些吞噬掉他最后的理智。

任务按照计划完成了,而麦克雷失去了他的左臂。他躺在安吉拉的病房里,听着她给他说着病情。多处较深的伤口,肋骨骨折,轻微的脑震荡,以及左臂截肢。安吉拉跟他说:“其实你不必这么拼命的,任务完不成也没关系的,你要是送命了可怎么办…”麦克雷对着这位跟他年纪相仿的少女笑了笑:“只是左手而已,亲爱的,让美丽的小姐露出那种表情我可要难过了。”安吉拉被他逗得笑了出来,麦克雷也笑了,如果再多说一句话就会暴露他颤抖的声线。

这次任务能算是完成了吗?这是一个反问句,自己终究还是让人失望了,没有莱耶斯照顾的麦克雷根本什么也不是,这下好了,失去了左手,活生生的废物。麦克雷在心里咒骂了自己一整天,同时也把那顶牛仔帽扣在自己的脸上一整天,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吗?麦克雷觉得自己应该会哭,但同时又十分鄙夷这种怯懦的行为,结果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流下眼泪,但他知道帽子底下绝对是一副臭脸,他不想让莫里森看到——如果莫里森会来看他的话。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着,麦克雷不停地想,莫里森会来看自己吗?有的时候他希望他来,有的时候他又希望他永远别看到自己的惨样子。

醒过来的时候,那顶帽子已经好好的放在了衣帽架上,眼眶和枕头上有些湿,麦克雷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莱耶斯说是三天。莱耶斯和莫里森都在。麦克雷揉了揉眼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次用的是右手,左手的幻肢痛让他无论如何不能忘记截肢这件事。赖耶斯给他看了一件义肢,说是等他伤口痊愈之后就能用了,语气生硬得很:“麦克雷,别跟个失恋的小姑娘一样惨兮兮的,丢了个胳膊算什么,以后你要丢的还多着呢!”然后留给他一个背影,走了。不知为什么麦克雷感觉喉咙被一团苦苦的东西堵住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莫里森揉了揉他棕色的乱糟糟的头发说道:“杰西,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子,其实你睡着的这几天莱耶斯一直在你旁边守着,他非常担心你。”“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安吉拉设计的义肢会很适合你的,我们是战士,都会有这么一天。”“我相信你可不会被这个打垮的,是不是?”“打起精神来,你这样可不像个牛仔!”

麦克雷扭过头看着莫里森的眼睛,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甚至害怕点头的幅度大了会晃出泪水,就当我是脑震荡后遗症吧,他默默地想。随后莫里森又说了些什么,麦克雷没有去听,他一直一直盯着莫里森的眼睛,那眼睛像深深的湖水一般把他拉了进去,他陷在那双眼睛里,一次又一次忍住去拥抱他、跟他说“我喜欢你”的欲望。就算他说出了口,莫里森也一定会笑着回答“我也喜欢你啊,杰西。”但是,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我对你是那种喜欢了,麦克雷感觉有点委屈,可我却一无所有。

 

四、

莫里森当上守望先锋总指挥官之后,麦克雷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几乎再也没有看到莱耶斯跟莫里森说过话,有好事者说他们两个已经决裂了,麦克雷承认他有些卑鄙的窃喜。

有的时候麦克雷会凑到莫里森旁边跟他一起坐着,什么话也不说,麦克雷抽烟,莫里森看着远处。麦克雷想,过一会莫里森会不会问问自己有关莱耶斯的事?如果他问了,我就要抱抱他,然后跟他说喜欢他。但是莫里森一次都没有问过,他们当然不会总是沉默着什么都不说,偶尔也会谈谈近况,麦克雷跟他讲讲队友们的糗事,但有关莱耶斯的,一次都没有问过。麦克雷怀疑如果莫里森真的问了,自己是否有胆量去抱住他。毕竟他看着莫里森的背影时,连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都做不到。

“莫里森长官,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做的还好吗?”有一次麦克雷笑眯眯的跟莫里森说了句正经话——虽然表情依旧是一贯的不正经,莫里森笑了:“杰西你一直都是守望先锋的骄傲,是个真正的牛仔。”麦克雷也笑了,那是他最后一次跟莫里森说话,道别化作苦苦的一团哽在他的喉咙里说不出口,和以前的某一次一样。在走开之前,麦克雷再一次看着莫里森的眼睛,那里已经爬上了细碎的皱纹,他真的很想拥抱他一下,但他没有。

暗影守望已经不像样了,莱耶斯已经不像样了,杰西·麦克雷也已经不像样了。

麦克雷离开了守望先锋,一如他来时,那一日晴天,暖阳,和风,好的不像样。

 

五、

麦克雷和其他人同时在新闻里知道了守望先锋总部大爆炸的事。

他的老师,他的长官,消失在那场事故中。“我们是战士,都会有这么一天。”麦克雷嘴里念念叨叨,不知道在学谁,这一次他很平静,可一点也不像失恋的小姑娘。

葬礼意料之中的隆重,麦克雷和以前的守望先锋成员一起参加了仪式,那是麦克雷第一次穿正装,没想到居然是丧服,他和众人一齐围在棺材前,听牧师念悼词,下葬,然后和众人一齐把代表哀思的白玫瑰放在墓碑旁。然后他走了,没多看一眼,也没多说一句话。

甚至在那之后他也再没去看过那坟墓。

他害怕自己会哽住喉咙,他知道那样子有多难看。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哗哗的流眼泪,或是单纯的摆着一张臭脸,无论哪一个,莫里森都不会想看到的。

“这次我可是个真正的牛仔了。”从那之后麦克雷再也没想过莫里森。

 

评论 ( 6 )
热度 ( 45 )
  1. LEON羽一住_ 转载了此文字

© 羽一住_ | Powered by LOFTER